X_pei

写我所爱,什么都写,日常发疯

【异坤】记忆偏差

写在前面:爱你们


王子异


他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——“幸运日”他在他的日历上这样命名那一天。


他不是特别喜欢这样的天气,他刚刚结束手头的工作就不得不从空调房里重新抽身,让自己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,而这会让他大汗淋漓,他是一个很爱出汗的人。他能感受到自己斜挎包底下那片衣料已经湿透,湿哒哒地粘连在皮肤上。


不舒服,他想。


他抬起胳膊动了动,扭捏着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裤子,小心翼翼地用包挡住汗水的痕迹。他很少穿着这样的衣服出门。


突然阳光变得刺眼,他抬起头看向对面,对面的人手上的手表反射着光,直直地打到他的脸上。他向后退了一步,看着那...

【异坤】在晴朗的日子你能看见永恒

写在前面:感谢红蓝手。


天是灰蒙蒙的不是晴朗的,这两天都是这样,总觉得空气里有着什么,也许是由于北京的雾霾,又或者是蔡徐坤现在的状态,总之让人很不舒服。离蔡徐坤稍远的那扇窗户开着,只是一个小缝儿,风从缝儿里钻了进来,时不时地吹动着一旁的白色窗帘。空气是潮湿的,混着蔡徐坤刚刚清醒的身上那一层薄薄的汗,就更加让人觉得不舒服,蔡徐坤试着动了动手指,然后他掀了掀被子,让一些空气进到被子里面来凉爽他被裹得严实的双腿。


窗外闪过一道闪电,蔡徐坤侧头看了过去,撑起身子试着坐在床上,盯着落在窗台上的乌鸦,乌鸦亲昵地蹭了蹭阳台上那株快要枯萎的向日葵,然后用喙扯下一小片花瓣埋进泥土里,接着...

【异坤】限定恋爱 番外

写在前面:本来是个BE,但是......反正是被朋友骂了,于是加了一个番外,感谢各位红蓝手,爱你们!


前文


蔡徐坤从没想过自己而还有机会再见到他,他以为上一次见面就会是最后的最后,那是他们应该有的结局,就只是他还在想着也许这个人会永远的存在于自己的记忆中,偶尔拿出来说说,就像那些微不足道的小角色,只是存在于主角的台词里,蔡徐坤从来就是自己世界里的主角,在这个世界里燃烧,发出自己耀眼的光亮,而王子异从始至终不过是一个过客,一个龙套,他甚至开始有一种错觉,如果不是那些照片,他也许会渐渐淡忘这个人的模样。


但是蔡徐坤没有,也没想到。


因为一次偶然的合作,蔡徐坤来到了王子异...

【异坤】神父和长着恶魔脸的男孩

写在前面:就带着一点点肉渣,希望不会被屏蔽。被某人骂了,叫我一定要写甜的......肉不好看,感谢所有红蓝手。


“阿门。”


王子异从他合十的双手里悄悄抬起脑袋,用余光看向坐在他前面不远处的人,那人翘着的二郎腿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,淡金色的头发有条理地向着四周卷曲,左脸颊有一颗小小的痣,眼睛下面还有另外一颗,鼻子小巧而挺立,嘴唇则是那样软软湿润的粉色。王子异不敢看男孩的眼睛,他能感觉到男孩一直盯着他看,而他还有另一个理由,男孩的两眼之间有一条很长的疤痕,鲜红色的疤痕,就好像那是刚受的伤一样,残酷而绝望地出现在那张脸上,他如果盯回去,总觉得不太尊重。


人们叫男孩“恶...

【异坤】限定恋爱

写在前面:最近重新看了看《浮生六记》,文里大部分不是真的别信!


蔡徐坤没有童年,但是他当过两年孩子。


蔡徐坤知道有些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,就像是所有的侦探小说,从故事的一开始作者就已经决定了凶手,就算另一个人有再多的线索,再大的动机也都无济于事。


从一开始就是他自己选择的路,他从来没有后悔,因为这个使他失去的东西太多太多,从小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玩耍,不断地练习和练习充斥了他大部分的生活。后来他也曾经笑过,但是只是停留在皮肤表面,一旦触摸就消失不见。这一路上遇到了太多人和事情,只是有一个人他一直记得,但却没在提起过。


那人的名字叫王子异。

【异坤】温暖的雪

写在前面:快本贺文,看篇文休息一下,然后接着反黑!感谢所有红蓝手。


“对不起,今年不能陪你一起看雪了。”


这是他们上台前王子异和蔡徐坤说的最后一句话,也是组合解散前的最后一句,从那以后蔡徐坤和王子异就再没说过话,在台上他们也没有说什么话。蔡徐坤从来没有如此痛恨他和王子异之间的默契,他们没张嘴之前,就已经通过眼神明了。


这是百分九的告别舞台,这一天王子异走得匆忙,刚刚结束舞台就上了他哥哥的车,再得到他的消息的时候,才知道他凌晨就离开了这座城市。蔡徐坤回到宿舍的时候,宿舍已经空了一半,本来他自己的东西就不多,现在王子异走了,这间房间变得更加冷清,只是王子异...

【异坤】种子为什么生根发芽

写在前面:今天突然有个朋友问我,究竟是磕的什么,是“友情”还是“爱情”,我想了想什么也没说,我觉得人们的情感复杂,你很难说一对一个人抱着单纯的感情,如果非要把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情感下一种定义,取一个名字,怕不是会很长,因为我磕的是“王子异和蔡徐坤”。感谢所有点赞评论,好希望大家可以多聊聊天,爱你们。


他是偶然路过这地方,隐姓埋名只暂住一晌。

——《查无此人》


王子异临时接替了另一个演员来到这个偏僻的小镇拍摄,小镇很美,但也相对落后,至少这里没有电视也几乎搜不到手机信号,但同时也幸运的,他终于可以放下所有戒备和包袱,不用提防狗仔,好好放松一下,这个小镇上没人认得他...

【异坤】为什么谎言总是成群结队

写在前面:表白两个人,表白冰激凌们,感谢所有点赞和评论,这是一个歌手和粉丝的故事。


*

王子异有个偶像。


其实在有些人看来,王子异挺幸运的,因为他的偶像不是那么出名。


事实上更幸运的是,他的偶像正好是他们家公司的艺人。


*

因为他的偶像不是那么出名,所以最开始的时候,他的偶像就只能在学校里进行一些公益演出。对此王子异表示有工作总比没有工作好,所以每次都屁颠屁颠地跟着去。


台上的人在努力地演出,台下的观众不是睡觉就是玩着手机,他们大多是劳累了一天的学生,为了那一点可怜的学分强迫自己参加这样的活动,不过王子异总是藏在人群中最大声地应援,而其...

【异坤】海市蜃楼

写在前面:超级短,突然想起来就写了,从什么时候开始萌上这对的,大概是从发现没有什么王嘉尔的镜头开始……感谢所有阅读和红蓝手

多年后,当记者又一次问起那时候解散前一夜曝出的新闻。

“当红组合小鲜肉王子异和蔡徐坤疑似恋情”

消息传得快速而轰动,配图也完美,报道里的每一个字仿佛天衣无缝,分析有理有据。虽然这件事很快就被压下去了,但还是或多或少地影响了两个人的事业,两家公司也纷纷出面解释。

是的,蔡徐坤在组合走到最后的时候签了一家大公司,如今大红大紫,王子异也一步一个脚印带着简单快乐向前迈进。两个人有各自的生活,但他们从没停下努力的态度。

当初最开始解散他们还会在微博互相发一发节日祝福,但是这两年,王子异和蔡徐...

【Pietan】红色万宝路

写在前面:分别祝他们两人情人节快乐!还好赶上法国时间!肉不好吃,请不要上升真人。另外,我真的没有打广告!


皮埃尔不能闻烟味,这是他遇到盖坦之前的想法。


他第一次见到盖坦的时候是在一个冬天,他将自己裹得紧紧的,天气有些干冷,冻得手指僵硬,皮埃尔的手在兜里来回搓着,他看到远处车来了,便向空中吐出一点哈气,吐出来的空气在冷风中快速凝结,就像是吐出的烟,紧接着他的身边出现了另一团白烟,下意识地他从这种陌生的默契之中获得乐趣,将头转向一旁看到男人比他矮了一些,长头发向后梳得服服帖帖,耳朵上树叶形状的耳坠一晃一晃的,一小缕头发挡住男人的眼睛,他朝男人笑了笑,靠近了一些,围巾...

© X_pei | Powered by LOFTER